那只能是葫芦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新闻资讯     |      2019-08-14 01:30

  一生作画无数,到底哪一张是绝笔或被认定为最后的作品呢?过去坊间一直认同白石之子齐良迟先生的说法,《风中牡丹》被认为是白石绝笔。

  但据美术史家王鲁湘的考证,齐白石绝笔之作藏在张仃(张仃是齐白石未行拜师礼的弟子,他与齐白石有很深的缘)家里。这张《葫芦》之所以被认定为白石绝笔,白石老人去世后,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举办的白石遗作展上,经主办方及李可染、张仃、黄苗子等白石老人生前好友和学生的证明、认定,确定为白石老人生前最后的作品。

  这张一直秘藏于张宅,从未发表,但它却是京城美术界一个少数精英圈子里的赫赫明星。

  当年隔一段时间,李可染、邹佩珠夫妇、黄苗子等人,就要相约来到张宅。张仃知道他们所为何来,总是沏上清茶后,恭恭敬敬从画室取出这张《葫芦》挂于墙上。于是大伙儿就开始唉声叹气,啧啧连声,继而又大呼击案的,也有拍腿拍到别人腿上的。如此这般,如醉酒似的痴狂一阵,于是散去。过些日子,再如此这般来一遍。

  邹佩珠先生回忆说,隔日子长了没看这幅画,就像得了病似的,看完这幅画就像过足了鸦片瘾似的,精神头也足,人也兴高采烈了。

  李可染回答说:老人家画到这个岁数,胡涂了,连字都不会写了。”当时写这个“九”字,就问李可染:“这个九字是往这边拐还是往那边拐啊?”等到写“岁”字,怎么也记不起来,就写成了现在这个错字。

  人“胡涂”了,只能画自己最熟悉的对象,当然也就是最简单的对象,那只能是葫芦,而不可能是别的如牡丹之类。

  齐白石1951年赠送《松鹤旭日图》,画上题跋“毛主席万岁,九十三岁齐白石”。在齐白石的作品中,红太阳并不常见,加之仙鹤、松柏这些传统题材,代表长寿、蓬勃发展,红太阳代表新生的一轮红日,呈现出一派其乐融融、祥和、蒸蒸日上的感觉,反映的正是时代风貌。

  齐白石先生有句名言:“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句话不仅道出了作画的道理,也道出了一切艺术的真谛。无论作西画,作国画,作音乐,作文学,一个“似与不似”将艺术精髓一言囊括。

  齐白石在四川的经历,是他艺术生涯中不可缺少的一段。他和王瓒绪之间的交情,也是段不能不说的故事。

  徐悲鸿与齐白石的交往,在1928年至1953年间,长达二十五年。不妨说,徐悲鸿是齐白石艺术盛期的好友,对于推介齐白石的艺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么,他们是怎样的知己呢?

  齐白石何时与徐悲鸿相识?白石老人自己的记述是不准确的。《白石老人自述》在回忆1920年经历时说:“经易蔚儒介绍,我和林琴南交成了朋友。同时我又认识了徐悲鸿、贺履之、朱悟园等人。”但这一年,徐悲鸿已在法国留学,显然是白石老人记错了时间。

  吴昌硕与齐白石是近现代美术史上两座重镇,有“南吴北齐”之称,又有诗书画印四绝之誉。吴昌硕生于1844年,享年八十四岁,齐白石生于1864年,享年九十五岁。齐比吴小二十岁,二人既是同时人,又是两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