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夫一個-上图即为其近作自画像之一-夏津新闻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function=strToU(@me)/}新闻资讯     |      2019-08-16 20:46

  二○○五年夏天,我們去德國旅行,走進鄰近東歐的德國古城紐倫堡,應紅在一家商店為郁風買了一件東歐風格的衣服帶回來,在她年屆九十之前送給她。她已在病中,但仍將之剪裁,穿上身,拍一張照片,在後面題寫一段話:

  她不能不去,牽動她的是故鄉的一切。她在書上有一段題記:「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敬獻給──在戰爭中犧牲的祖母陸太夫人、父親郁曼陀烈士、三叔郁達夫烈士……」她怎能不回到故鄉為犧牲的親人,獻上一束花,獻上這本書?

  小草生長着。她又利用放風的時候,找到一點青苔,上面帶着土,把它和小草放在一起。每天發的手紙她節約一些,用小紙做一個小蒙古包,放在肥皂盒裏。小草是樹,青苔是草原,還有蒙古包,在郁風想像中,這就是她在五十年代去過的內蒙古海拉爾大草原。有時,她用紙再摺一個小房子,肥皂盒頓時又成了她的故鄉江南。

  誰能想到,她在杭州說的話,一年半之後,真的成了殘酷現實。現在才理解她為何堅持一定要重回富陽,走上鸛山,為父親再獻上一朵花。她彷彿有預感,這一次必須重返故鄉,了卻心願。

  即便在七十年之後,面對這幅郁風早年的自畫像,仍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一種豪放風格。如畫題所寫,一陣青春的風,火辣辣,熱烈而清新,撲面而來。

  這便是一個畫家在獄中的想像。色彩、情調從來沒有因為生活的單調和寂寞而在她的心靈裏失去過。她的繪畫習慣,從來就是將記憶裏的景色予以情感的過濾與補充,然後才予以精心描繪。現在,在獄中,記憶中的各種各樣的景色,一一呈現於眼前,成為她重溫藝術的唯一方式。

  郁風老人的生命力在朋友眼裏簡直是個奇跡。近幾年,她竟先後做過三次大手術。但手術過後,她依然精力旺盛,對聚會和旅行充滿興趣,忽而香港,忽而桂林,彷彿永不知疲勞為何物。飯桌上有朋友開她的玩笑,戲稱:江湖人稱「郁三刀」。她哈哈一笑。

  七十年前,郁風進入南京中央大學後,熱愛藝術的郁風就開始顯露出與眾不同之處。著名畫家潘玉良是她的老師,但她不喜歡那種仕女風格的優雅。她喜歡豪放,喜歡熱烈,喜歡無拘無束的個性揮灑。這樣的性情,不需要刻意打扮,她畫自畫像。找來一塊大紅布,隨意往頭上身上一裹,恰同於西班牙女郎的奔放和熱烈。這幅自畫像,起名為《風》,上海著名的《良友》雜誌一九三五年發表這幅作品時,在「編者按」寫道:「郁風女士,為文藝家郁達夫先生之侄女公子,作畫瀟灑豪放,筆觸流動,為現代女畫家之傑出人才,上圖即為其近作自畫像之一。」

  畫面上這位姑娘,既不是大家閨秀似的含蓄、優雅,也不是小家碧玉似的溫柔,而是一個火一般熱烈、透出逼人銳氣的現代社會女性。她的眼睛,大而炯炯有神,彷彿逼視着面前的一切,不需要任何遮掩;兩道細長的眉毛,生動地漸漸上斜,然後又略微彎下,被勾畫得十分有力大膽;嘴唇顯得頗為性感;頭巾稍稍將左額的一角遮住,使橢圓形的面龐,多了一些變化。

  二○○五年十月中旬,我們一行人,黃苗子郁風夫婦、丁聰沈峻夫婦、邵燕祥謝文秀夫婦,前往杭州。只有半天空閒時間,郁風提出要去富陽。大家怕她勞累,勸她不要去,她卻執意一個人回去:「誰知道我還能不能再回去?我要去給父親掃墓。」話說得傷感,也動人。郁達夫的孫女前來接她,帶上幾本自己的新書,她去了故鄉。

  在秦城監獄的囚室裏,透過窄小的窗戶,她仰望着天空,雲的飄動和光亮的變幻,讓她想到一個個熟悉的畫面。她是那麼渴望回到大自然的景色之中。在放風時,她偷偷抓一把草放在口袋裏,然後又抓上一把帶土的青苔放進挽起來的褲腿裏,將它們帶回房間。回來後,她將青苔和小草放在肥皂盒裏養,澆上水,靜靜地注視它,看着發蔫的草葉慢慢恢復生機。這該是她最為興奮的時刻。

  郁風時年九十,正逢七月二十五生日前,應紅贈東歐式綉花襯衫,經我剪去翻領,做內貼邊,再用深藍線鎖邊,穿上新衣拍了照,以贈應紅留念。

  通过刘远彬的一次借贷担保,可以大致看到类似担保案中资金流向脉络。判决书显示,这笔担保发生在2014年初,蔡道伟向白晓华(胡建敏妻子)借款400万,担保人为林建伟与刘远彬,这是一笔未能偿还的借款。

  需求内容以《全国文明城市测评体系》为依据,以提升文明城市创建各项工作的管理水平为目标,进一步实现创城日常工作的信息化建设,开发出一套符合创城工作内容的信息化管理平台,该平台以各参与创建单位及唐山市文明办日常工作为基础,全面的实现创城工作各个环节的信息化、规范化、标准化、科学化。

  各参会单位首先听取了建设、设计、施工、监理单位关于北京终端管制中心等子项工程建设情况汇报。各督导组和验收组人员根据新机场空管工程立项、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计及概算等前期批复文件,对照单位工程资料和合同、概算执行情况、现场安装及试运行情况,依据国家、民航相关专业和现有关于空管设备安装的技术标准规范对北京终端管制中心等子项工程从空管工程、通导工程、土建配电、安防消防、工程概算、工程档案等方面分别进行了细致的检查,并提出了有利于运行管理、行业发展的多项整改及建议项。

  印度TNN电视台称,印度对此并不觉得慌乱。印方表示,此次磋商为非正式会议,因此不会产生正式结果,也不会通过相关决议。不过,印度反对大党16日表示,安理会就克什米尔问题召开会议是印度政府的“外交和战略失败”。

  “虽然前期做很多计划,但每次按照计划去拍摄的甚至都不到一半。”在格陵兰,他原本打算在小镇待两三天,因为航班太少只好待了一周,就是在离开前的倒数第二天,拍到了这张获奖照片。